• 首页 > 社会 > 山东各地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这些山东话,你再不说,就忘了

    “紧自”是个啥意思?

    “紧自”为连词,有“本来就……”之义。表示“雪上加霜”的递进关系时有一个词语,指进一步加重的意思。常与“又” 连用,又作“紧则”、“急仔”、“紧仔”。

    【造个句儿】

    我紧自就没钱了,这又病了!(我本来就要没钱了)

    这呢紧自忙不个来呢,你还瞎捣乱。(这边本来就忙不过来了你还瞎捣乱)

    【话外音】
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二十回:“晁夫人又谢说:紧自年下没钱,又叫你们费礼。”五十二回:“龙氏在旁说道:这没要紧的话,不对他学罢了 ,紧仔看他不上,又挑头子。”今鲁南方言表让步的连词常用“紧自”或“急仔”。《汉语大词典》收有“紧自”,但意义和用法与本处不同。

    时间

    昨天=夜来,夜儿,夜门,决里,夜儿里

    今天=今儿,几们,今个,今子,今日,几没儿

    明天=明个,明里,面里,赶明儿,明子,明日

    前天=前儿没,前日(yi)

    后天=过明,过明里,过明天,过面里,后日

    去年=年时

    年初=散过喽年

    早晨=清起来,大清早

    中午=晌午,晌午头里(临沂日照青岛读做"shangwan)

    以前=早里霎(sha),以前霎(sha),那霎(sha),早先霎(sha),早先先

    很久=老时届了儿(带儿化音)

    下午,傍晚=下晚儿,黑天(傍晚),夜抹黑(傍晚)

    下午=过晌,过(ge)晌午,过晌午

    晚上=烘晌,后晌,往晌,哄航,黑家,后横,黑夜

    半夜=午更(jing)头里,午更(jing)里,半日(yi)五更(jing)

    一段时间= 一爿子,一阵子,一绷(beng)子,例如:那个事老长一爿子了,他得病有一绷子了(东营,临沂,泰安一带最常说)

    较短时间=一霎,一崩,一时半霎,一霎霎,么曾赶儿

    刚才=将才霎,将才,将末,将将,才忙给儿,

    什么时候=多咱,多近,啥(去声)时候,多大

    称谓

    奶奶=婆(胶东话,鲁西话一般还称奶奶,不过第一个“奶”为大声调,发音快速,第二个为降调的二声,拖长),喃喃,mama(高密)

    小女孩=小妮,小嫚(胶东一带),小闺女,小姑娘

    伯父=大爷,大爹

    伯母=大娘,大妈,娘娘

    叔叔= 叔(发“夫”音),小爸爸,小爹,大大

    姥姥=姥娘

    自己老婆的姐夫或妹夫=两桥,连桥,亮条,连襟(去声轻声,烟台话)

    客人=kei (山东通用经典,无字可以表达)

    女婿=闺女家,新女婿称谓“新kei”

    小男孩=小子,小小子,

    小青年=小年轻地,小伙子,小末子

    年轻女人=闺(gun)女,大妹子(长辈或平辈中年长者对年轻女子的称谓)

    小时一起长大的好友=一把连子

    邻居=邻室,邻室家,邻室百(读“bei”)家,挨(读yai)门

    动物

    壁虎=蝎虎子,蝎虎帘子(济南方言),蝎虎溜子,蛇虎溜子(淄博话),尿虎子

    猫头鹰=夜猫子

    鸭子=呱呱,扁嘴,老崴(wai)

    蛇=长虫

    狼=麻虎,毛猴子

    田螺=旮旯油子(济南方言),巴拉油,卜拉油,菠萝油,波罗牛子,无楼牛子,蜗了牛子

    蛤蟆=介蛤蟆,气蛤蟆,癞蛤蟆,和睦头,气鼓儿(阴平上声轻声,烟台福山土话),河蟆娘,外八子

    螳螂=刀螂,当螂,砍刀

    麻雀=小小虫,家雀,家翅儿(儿化音),家臣子,家chei,小chua,老家陈子

    乌鸦=老鸹,黑老鸹

    鹰=老雕,老老雕

    蝉=喋撩,胡介撩(泰安一带)嘟啦龟,节六,烧前猴(济南、章丘方言),知了,嘟了,神仙(济南部分方言,章丘,淄博等地),消息儿(儿化音),少捞钱

    蝉的幼虫=喋撩龟,龟,猪了龟,基拉猴,爬爬猴,吉了猴,jie liu guei

    母蝈蝈=乖乖子 叫掴,咬怪,叫叫奥

    公狗=牙狗

    公羊=臊虎子

    鸽子=鹁鸽(这是山东最经典最统一的一种叫法),布鸽,布噶

    蜥蜴=长虫狸子,地出溜子,蛇触离子(发音近似),马蛇子,长虫连子,气门子

    蜻蜓=光光听、听听、蚂愣

    百足虫=蚰蜒 草鞋底

    鼠妇=潮虫子

    跳蚤=蛤蚤,虼蚤,锅蚤(zao)

    蝙蝠=燕变虎子,燕巴虎子(济南方言)棉田呼子,绵绵呼子(泰安一带)

    蚂蚁=米羊,马几阳儿(上声轻声阳平轻声,烟台福山土话),蚁痒

    蚯蚓= 出溜船(泰安一带),蛐蟮,地蛆,哧溜串

    蝌蚪=蛤蟆捻子、蛤蟆阔dei 、蛤(he)蟆阔星子、咕(guo)咕荡子

    喜鹊=妈嘎子,野巧儿,侠zha子

    戴胜=花和尚

    蜘蛛=恶朗朱子

    蚜虫=密虫子,溺虫子(去声轻声轻声)

    鲫鱼=曹鱼,曹鱼板儿(小鲫鱼)

    草鱼=厚子

    黑鱼=火头,火头橛(小黑鱼)

    泥鳅=拧(平声)直钩(泰安一带),泥狗,迷狗,米了狗子,米兰够(烟台),迷了狗儿(去声轻声去声轻声,烟台福山土话),泥乔

    小鲤鱼=鲤鱼管儿

    黄鳝=血(xie)鳝(泰安一带)

    狼=老马猴子(泰安一带)

    小一点的蝉=金金子(泰安一带)

    母猫=女猫

    植物

    南瓜=囊瓜

    长在地上的爬藤,能给人划破腿的东西=喇喇秧、喇狗蛋子

    向日葵=朝阳花,长阳花,早早葵,长瓜杆子(泰安一带)

    土豆=地蛋、地豆子

    花生=长果,果子(泰安一带),落(一声)生

    瓜子=长瓜秆子(泰安一带),毛嗑(不常说)

    蘑菇=毛菇

    松菇=莪子

    西红柿=洋柿子

    地瓜=芋头

    动作类

    突然=悄默声地,猛地,好木声

    修、治=扎裹,一般指修理某物品,亦有地区称给人治病为扎裹病

    慢(形容人)=迂磨,黏持

    享受,舒服=愉(平声)贴(泰安一带),愉适,资饮

    笑、高兴 = 欢气(欢一声),恣,你看你恣得那个样

    真的吗=真个里,正果

    舍得=割捎,过少(例如:不过少滴=舍不得)

    估计=怎摸,砸摸,眉摸

    顶嘴= 犟嘴、翻皮打脸,呀犟

    调皮=狗毛易哆嗦,羊毛炸风

    比划=眉画,迷画,

    绊倒,倒=张咕噜,跌轱辘

    不太高兴=跌斜脸、耷拉脸(泰安一带),脸莫跌些,薛招脸,当啷照脸

    讨厌=恶应(泰安一带)膈应,恶(wu)酥

    形容一件事或一个人不好= 呲毛,例如:你办的这事忒呲毛了。那个人忒呲毛。

    拍打=打破(轻声),扑(二声)拉,例如:你后背有土,我给你扑拉扑拉

    用脚踢开,用脚踢着走=驱拉,例如:你把那个椅子驱拉到一边

    故意=得(dei三声)为,得易,得意哩,精(去声)心,知(一声)为(四声)的

    出头=上前,例如:你想替他上前啊(你想替他出头啊)

    有空=迭哩,例如:明天下午迭哩吗?(明天下午有空吗),隆果(如:明天有空吗?赶明隆果包?)

    干什么=揍么哩(泰安一带),组(zu 四声)啥(去声)/ 干啥、干啥嘞(菏泽方言 [2] )

    睡觉=困觉

    饿=饥困

    懂了,知道了=顿(三声)了

    蹲=股dei

    东张西望=撒么,撒木,抽心,搂候

    扔=拽,楞,料,横,讧,撇

    聊天=拉呱,唠麽

    身体发痒=刺挠

    抖一抖=合丝,合撒

    动弹=轱涌(清平),故应,故拥

    饮,喝=哈

    推=拥(济南方言),晕,忒(去声,烟台话),勜wěng

    手轻触=绰击,戳急(济南方言)乖

    脱掉=扒(济南方言)抹(例如:抹帽子)

    擦=马(上声,烟台话),骂(淄博话,例如“骂桌子”)

    丢(人在生气的时候猛烈丢向另一个物体的动作)=歇,夯,诊,写(上声,胶东话及鲁西话一部分),拽(二声)

    挠=浍(kuai,三声)例:浍痒痒

    躺=歪斜(泰安一带),惬(qie,一声胶东及淄博方言)

    修理=饰维(济南泰安方言都读一声),扎固(胶东方言),捣鼓

    很=杠、忒、想、楞

    踢、揣=派(三声)(淄博话章丘话常见,鲁东方言)

    打=揍(鲁西话,济南话为主)毁,砸(烟台话)

    用巴掌打=呼

    用巴掌打脸=加耳、多耳巴

    踹人=跺人

    蹲下=鼓得(dei,济南方言)、古及(济南以西)

    追=躖,撵(济南方言,中国北方代表)

    去=弃,kv(“科”和“於”,入声,烟台土话)

    过来=各来(济南及附近方言)

    嫌人脏=溢歪,夷赖、夷外夷乃(“乃”发轻声),癔歪

    做=揍,例如:你揍声么弃(你做什么去)

    惹祸=作业,作落(含贬义)

    卖弄=“谝弄”(pianlong)(上声和轻声)谝亮(鲁西方言,济南话),烧包,骗吃,扎煞

    自以为了不起=精爽

    泼=豁

    斥责=熊

    不要、别=白(胶东话,鲁中淄博话)

    骗=糊拢(泰安一带),熊(烟台话)唔隆,糊隆,熏(骗人=熏人),寻呼,愣(一声)

    玩儿=咱(轻声或阳平,烟台话)

    形容词 植物萎了=淹油(经典山东话之一),叶阉

    开心,高兴=恣(zi,zei)(济南地区加儿化音)

    见到某种东西感到心情不快或欲呕=各应,饿应,饿养,恶影

    傻=憨,嘲,表 尔锅(章丘)

    聪明=精

    巴结人=舔摸

    犹豫不决-二呼(烟台地区),二思(青岛地区),欣思(济南地区)欣思是思考 犹豫不决也是“二思”

    为人吝啬-扣,割(ga)骨

    干活干净利落=麻利

    翻白眼=白楞,瞅(济南泰安一带瞅是翻白眼的意思)

    清楚=嘹亮,村亮,qunliang,群(一声)

    说话不着边际=到三不着两

    拖拉,说话或者办事不利索=劳么,遇么

    想吐但吐不出来=干哕(yue)

    担心=挂心,挂牵,挂挂着,

    毛愣=野咕(gu)

    对折=哈起来,馈(kui)起来

    人的身体称谓

    额头=夜拉盖,耶了盖(烟台话)月了该,恶啦盖子

    喉咙=活通眼子

    牙龈=牙花子

    膝盖=格拉掰(经典山东话之一),拨拉盖,各了败子,播了盖(烟台话)

    颈椎=脖拉梗,脖梗,脖子梗,各啦绷子,脖儿梗,格拉beng(轻声)

    脚=爵(jue)(gue,入声,山东土话)

    拳头=皮锤(青岛烟台方言)

    肘=胳膊zhu子,胳膊曲子

    胳膊=噶帮,嘎巴,腘坡

    手腕=手脖子

    脚腕=脚(jue)脖子

    胳肢窝=噶吃窝,胳拉肢

    手背=手面子

    背=脊央,脊江

    睫毛=眼眨毛,眼子毛

    自然界及各种事物

    太阳=日头(有的地方发音为:易头,如烟台,yi,发上声)鲁西南还有"天拦地"、“老老地”,老爷

    月亮=老母

    面汤(疙瘩汤)=固扎汤

    马扎=唔扎,杌栅子,交叉子

    尘土=步头,步(二声)土

    泥=囷(qun济南附近),米(去声,烟台话)

    闪电=打闪

    打雷=打呼雳(青岛)打刮拉(泰安)

    冰雹=巴子

    雾=雾露

    毛毛雨=雾露毛

    土块=坷拉,卡拉头,坷垃蛋,土卡拉

    小石子=石巴蛋子

    门槛=门嵌子,门式嵌子

    坡=崖(yai二声)头(泰安一带),野(一声)头

    肥皂、香皂=胰子

    厕所=茅房(房,轻声)毛子,茅厕(济南读音为maosi),栏

    碎布块=铺陈

    风衣=大氅

    装束齐整=板正

    土坯的灶台=锅阔郎子

    水桶=梢

    炒菜用的铲子=锵锅刀子,抢不刀子

    铁锹=锨

    锅盖=盖顶

    特色方言

    毛病=才坏(经典山东话之一),才歪

    炖(汤之类)=库察

    变质=丝挠,丝囊

    食物长毛=捂列

    潮湿=腊八湿

    玩具=航航,耍物

    干嘛呢=干什(hong,鼻音)么呢,忙什么呢,做(zou)什么的(dei)

    你说什么=啥高(啥三声)

    就是=可不含

    正经=正了规价

    黏糊糊=黏差糊堵

    乱七八糟=糊只狗油

    歪门邪道=巧了咕咚

    水饺=扁食、饺子,包子,锄印,固扎(诸城一带)

    稀饭=黏珠,啥哈

    一点=丁丁个,丁旮旯点

    还=莱芜以东读作“含”

    死=老了,山东大部说一个人老了就是去世了。

    滚=拔腚(济南地区通用)

    忙、修理=饰维(均轻平)

    做事特别与众不同,故意给人难堪=蜿蜒,个硬

    脾气非常不好,乱打骂无赖人=恶儿烂。瞎仗

    骗人骗事=乌龙,糊弄

    形容不结实 == 瓤摆、瓤翻,例如:这自行车太瓤摆了;这架子有点瓤翻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可兑换现金手机棋牌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    ɶһֻֽ|Ͼֻ|388ֻ-ٷվ